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 行业动态
盘一盘| 近期地方水务国企改革的“四张牌”
来源:E20供水圈层 | 发布时间:2019-7-26 | 浏览次数:

导读:混合所有制改革一直是国有企业的重中之重。回看这半年地方水务国企的改革进展,平稳中也有几分色彩。本文试着梳理分析了近期地方水务国企改革的一些典型案例,供业界参考。

用“鸡蛋理论”来形容改革最恰当不过了,“从外打破是食物,从内打破是生命。”

今年上半年,在复杂多变的国内外经济环境中,国企改革跑出了“加速度”。5月,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表示,第四批混改试点名单已经国务院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审议通过,第四批混改试点企业共160家,其中,中央企业系统107家,地方企业53家,资产总量超过2.5万亿元。

地方水务国企在属地通常持有大量运营性资产,经营性现金流较好,经营优势显著,但同时也因历史原因表现出机制不活、效率不高、动力不足的问题。在地方水务企业或地方环保集团的改革路径中,“引战——混改——上市”已经成为典型的三部曲(相关阅读→【观察】民企引国资的同时,一波环保国企/央企正在引战投)。无论是为了取长补短,协同发展,还是为了强化治理、提升活力、促进融资,国有企业在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中通常运用开放式改制重组、引入战略投资、引入基金、整体上市或核心资产上市四个重要手段达到目的,但根据其实际情况,多采用一个手段为主、多种手段搭配的“组合拳”方式。

在混改浪潮下,地方水务国企只有少数实现了混改。和谁混?改什么?怎么改?这些都是困扰地方水务国企改革的核心问题。近半年,地方水务国企的混改依然在探索中有序推进。不妨来看看近期的一些典型案例和模式,供业界参考。

AB方阵/国资外资携手

地方水务国企属于区域环境综合服务集团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按照E20研究院的分类方法,称之为B方阵;以投资运营为核心的重资产环境集团,称之为A方阵。

1564133208933684.png

2019年7月初,南京水务集团与苏伊士签约设立南京苏伊士水务投资有限公司。南京水务集团在属地拥有较好资源优势,企业规模和整体实力在省内均处于领先水平。苏伊士作为资源智慧化和可持续管理的全球领导者,在水务行业具有较高的国际影响力,在污水处理污泥处置等方面具有较好技术优势。双方强强联手,相信可以进一步激发水务市场活力,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推动水务科技创新与水务产业高质量发展。

一方面,这是AB方阵备受瞩目的合作;另一方面,也是国资与外资在市政水务领域的再度携手。非常符合《关于鼓励和规范国有企业投资项目引入非国有资本的指导意见》的精神:“分类推进国有企业投资项目引入非国有资本工作,鼓励外资企业參股国有企业项目,在部分领城率先培育推出一批示范项目。优先在城镇供水供热、污水垃圾处理、公共交通等领域,率先推出一批符合产业政策、有利于转型升级的示范项目,鼓励依法依规引入非国有资本投资。”

央地合作升温

与常见的国资民资混合相区别,央企与地方国企的合作是混改推进的特殊方式。当前民营企业资金压力较大,地方国企推进混改时,民企参与的积极性不强,而央企具备资金、信用等方面的优势,地方国企与央企合作能够优势互补,快速完成市场拓展,延伸产业触角,获得新的增长点,实现双赢。

近期水务领域也不乏重量级央企与地方城投/水务企业的合作。此轮央地混改升温,可能与混改本身多维度加快推进有关。今年7月初,云南水务公告称,云南省政府和保利集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保利集团计划参与云南城投集团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云南城投集团通过其全资子公司云南省水务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为云南水务的控股股东。)

战略合作协议对于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具体方案尚未最终明确,该事项可能导致云南城投集团的控股股东及实益拥有人发生变更(目前为云南省国资委)。此项混合所有制改革未必一定会实现,但其跨行业寻找合作伙伴的思路足以给业界启发。若混改合作能达成,必将激起水务市场不小的波澜。

其实,襄阳中环水务就是央地合作的一个成功案例。早在2011年,中环保水务投资有限公司与襄樊水务集团合资成立了襄阳中环水务,成为湖北省第二大供水企业,日制供水能力达100万吨,服务人口超过120万。在提供供水服务的同时,襄阳中环水务也肩负着长江大保护的使命,积极发挥央地合作的排头兵作用,探索政府主导、企业和社会各界参与、市场化运作、可持续的绿色发展实现路径。

寻找合适的“壳资源”

在众多的路径中,借壳上市或者买壳上市可能是一条最节省时间的捷径。

今年5月,惠博普披露股东权益公告,长沙水业入股惠普博成为其控股股东。年报显示,惠博普主营业务包括油气工程及服务(EPCC)、环境工程及服务、油气资源开发及利用。2016年至2018年,惠博普连续三年扣非净利润亏损。2018年,惠博普净利润亏损4.94亿,同比减少656.09%;扣非净利润亏损3.56亿,同比减少396.3%。而长沙水业具备较强的资金实力,其在长沙市公用事业领域的业务布局,与惠普博的环境工程及服务业务存在较强的协同效应。与此同时,长沙水业也将助力惠普博的油气工程服务,推动公司惠普博的国际化和“一带一路”建设。

目前,长沙水业的业务已经覆盖原水、供水、污水处理、水务工程建设和环保等多个领域。在长沙水业从本土性企业向区域性企业转型,全力打造上下水一体化、全方位、专业化、可持续发展的大水务投融资平台的过程中,此番动作也为其资产重组提供实质性的助益作用。

类似地,今年6月底,*ST东南(002263.SZ)发布了《关于控股股东重整投资者资格拍卖结果的提示性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大东南集团所有持的52415.8万股公司股票,在淘宝平台进行公开拍卖。诸暨市水务集团最终以12亿元的竞拍“底价”成为*ST东南的重整投资者。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及2017年,*ST东南业绩连续巨额亏损,2018年9月,大东南集团以不能到期债务,且资不抵债为由,向法院申请重整。公司第二次债权人会议信息显示,大东南集团的债权总额超过30亿元。

诸暨水务主要经营制水、供水、污水处理、水道工程安装及维修服务、给排水技术开发、水质检测服务等,控股股东为诸暨市城市建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占股63.69%。诸暨水务看好*ST东南所从事行业的未来发展,认可*ST东南的长期投资价值,期望通过此次权益变动丰富水务集团的产业布局,利用上市公司平台进一步整合行业优质资源,拓宽融资渠道,增强水务集团的盈利能力和抗风险能力。未来,诸暨水务将积极参与上市公司治理,并利用政府资源,实现国有资本的保值增值,提升社会公众股东的投资回报。

转战港股

不管引入何种战略投资,如何混改、运作资本,大部分水务企业最终希望接通资本市场,迎来更为广阔的空间。在许多环境企业静静地排队等候A股IPO的同时,部分地方水务企业已将目标瞄准了港股。近7成收益来自市政供水的台州水务和香港中华煤气参股的佛山环保水务显得十分亮眼。

7月3日,台州水务正式递表港交所。作为台州市的供水服务提供商,台州水务主要供应原水及市政供水。无论是从财务数据还是业务规模来看,台州水务的增长潜力值得期待,也给以供水为主营业务的同行们带来更多的信心。

2016年至2018年,台州水务持续经营业务收入分别是4.1亿元、4.62亿元、5.04亿元;收益层面,市政供水收益占比最大,接近70%,其次是原水收益,占比超过20%。

1564133283841242.png

以2018年的供水能力计算,台州水务在原水供应上在浙江排名第五。除现有的供水系统一期和二期之外,台州水务已取得当地政府机构批准的建设台州市供水系统三期和台州市供水系统四期。其中,三期的长远设计供水能力为原水100万吨/每天,市政供水每天88.4万吨;四期的设计供水能力是原水30万吨/每天,市政供水每天20万吨。

相比于台州水务的精准发力、深耕细作,佛山水务环保的业务布局显得更加多元。6月21日,佛山水务环保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材料。在佛山水务环保的董事长曹国栋看来,港股能够快速实现资产的资本化和证券化。作为佛山市最大、广东省第五大的市政水务服务提供商,佛山水务环保的业务覆盖自来水供应、直饮水、污水处理、污泥处理、生活垃圾填埋;并承接工程与建造项目,提供相关安装服务。

截至6月11日,佛山水务环保有5个自来水供应项目、12个污水与污泥处理项目及1个生活垃圾填埋项目,其中14个项目为特许经营项目。与此同时,尚有39个工程与建造项目,包括35个在建项目及4个计划建设项目。

2016年至2018年,公司的收益分别为12.12亿元、13.59亿元及20.23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29.2%。三年的净利率分别为11.22%、16.72%及16.49%。近三年毛利率均稳定在35%左右区间,净利率从2017年起出现超5%的上升,各项经营业绩相当光鲜。

有意思的是,此前在2018年10月,佛山水务环保以5.5亿元人民币释放26.67%的股权给香港中华煤气,使其成为佛山水务环保的第二大股东。香港中华煤气是香港历史最悠久的公用事业企业,亦是香港规模最大的能源供应商之一,企业管理和营运均达到世界级水平,并且在内地具有非常强大的商业版图,拥有超过100多个项目,遍布全国19个省、直辖市和自治区。香港中华煤气的加盟,佛山水务的势能必将显著提升。

结语

无论是与外资合作,还是引入重量级央企,或者寻觅合适的“壳资源”,地方水务企业正在加速改革的步伐对接资本市场,背后反映的是这类群体所面临的转型升级的压力在不断上升,需要修炼内功、踩准节拍、外延拓展。正如E20研究院执行院长薛涛提到的,今年起,地方水务企业/地方平台在公共服务领域将迎来更多的机遇,可以通过区域集约、要素集约、网络集约实现地方环境治理系统化、整体化的蜕变。(相关阅读→薛涛:后PPP时代,地方水务企业如何改革迎接新机遇)

毋庸置疑,混合所有制改革给地方水务企业带来了活力与增量,之后整体上市或核心资产上市是混合所有制最重要的实现形式之一。上市后,企业的商业化、市场化程度必将提高,但因地方水务企业又属于公用事业领域,尤其是供水企业,如何把握公共服务和商业利益之间的平衡,又是一个值得深入探讨的话题。

 上一篇:水利部将全面建立节水标准定额体系
 下一篇:武汉连续3天日供水量达330万吨 10座水厂开足马力生产保居民用水